返回管委會首頁

蘇州工業園區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要聞


老照片見證園區發展

時間:   |   來源:
本文被閱讀次數: 頁面列印】   【內容列印】   【字號    

  歲月留痕,留在每個人的心堙A留在老照片特定的時空瞬間。現代人一面感慨人生苦短,一面欣喜于一瞬間足夠長。

  2014年6月9日是國際檔案日,蘇州工業園區檔案館召開檔案捐贈座談會。我向檔案館捐了59張老照片,都是我加盟園區開發建設以來有心無意拍攝的。若干年過去了,有些照片顯得很珍貴,因為它佐證了園區在中國改革開放大潮中獨特的發展軌跡。
  “園區經驗”是蘇州的“三大法寶”之一,它的內涵是借鑒、創新、圓融、共贏,園區的最大特色是借鑒新加坡經驗,東西方文化交融。這些精神層面的東西物化固化,最有代表性的莫過於圓融雕塑了。
  金雞湖西岸,東方之門南邊,有一個臨水的小廣場,中央聳立著一個雕塑:兩個不袗的圓疊在一起,圓的中間有方孔,稍微扭一下。“圓融”是佛教用語,意指破除偏執,圓滿融通。雕塑出自新加坡雕塑家孫宇立先生之手,高12米,寓意中新雙方的合作是磨合、交融,體現了園區人融四海文化為一體的胸懷。
  2001年6月8日,中新兩國領導人在園區召開“蘇州工業園區成立七週年慶祝大會”,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和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出席,會場就佈置在圓融廣場,中新兩國領導人為圓融雕塑揭幕。我有幸參加了這次會議,搶拍到了好多珍貴的照片。
  園區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也是東方文明和西方文化交匯的窗口。2001年5月31日,我去貴都鄰里中心參加開業慶典。中新路和東環路交叉路口,工人正在安裝雕塑“園區之窗”。我隨手按下快門,記錄下了這扇標誌性的窗落成的瞬間。
  園區是中國唯一的國家商務旅遊綜合示範區。26年間,農田村落依據規劃“長”出了一片現代化高樓,其中的東方之門、九龍倉國金中心等成為蘇州的新地標。這些現代建築大多環金雞湖而立,由金雞湖大橋聯通。但千百年來,金雞湖上是沒有大橋的,大橋于2004年1月才通車,老照片為我們記錄了沒有橋的金雞湖。
  2002年9月17日,我在當時的園區管委會辦公大樓——國際大廈的屋頂平臺上拍了一張金雞湖的照片,畫面是8平方公里的城市湖泊的北端,湖西有中茵皇冠酒店,它的左邊是沁苑小區。18年前,金雞湖畔還沒有起高樓,湖的最北端有一個灣,叫做“玲瓏灣”,金雞湖大橋從這裡跨湖。
  2003年11月1日,我還特地騎摩托車到金雞湖的東岸去拍湖西,當年還沒有金雞湖大橋。我沿著312國道到了跨塘鎮再折返,向西向南尋到湖邊。當時沒有大路,都是田間小路,金雞湖東岸現在博覽中心、文化藝術中心的位置上堆了一些建築垃圾,有幾名老人在翻揀。那時,金雞湖媮晲S有桃花島,湖西只有20多層的國際大廈、世紀金融大廈鶴立雞群。如果你今天站在蘇州文化藝術中心看湖西,這兩棟樓房已風光不再,淹沒在高樓群堣F。
  蘇州工業園區是有原住民的,婁葑、跨塘、唯亭、勝浦、斜塘5個鄉鎮共20多萬人。千百年來,原住民守著金雞湖、獨墅湖、沙湖過日子,油菜花花開花落,稻花香年復一年。蘇州工業園區的誕生,讓這塊288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村莊、農舍都動遷了,原住民享受到了改革開放的紅利,也承受了動遷、改業帶來的巨大犧牲。
  2001年5月31日早上,我心血來潮,想去看看即將動遷的跨塘老鎮。動遷已經開始,茶館還在,茶客們聚在露天喝最後一段時日的茶。我和他們聊了起來,在徵得他們同意後,拍下了《即將消逝的早茶》這張照片。動遷的大背景下,大叔大伯們臉上帶著笑,眼神平和而慈祥。


作者 顧玉坤
《蘇州日報》2020年8月4日A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