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烈慶祝中新合作蘇州工業園區建設25週年專題網站
 
首頁 | | 視覺園區 | 中新合作 | 發展階段 | 園區樣本 | 今昔對比 | 素材下載

當前位置: 首頁 > 園區專題 > 蘇州工業園區建設25週年 > 專題報道 > 築夢25年
頁面列印】 【內容列印】  【字號      



從聚智、聚力到聚變
——園區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步入快車道

2019-11-15 10:06  |  來源:

  11月初,深秋的江南開始有了涼意。8日上午,上海證券交易所內卻暖意融融,伴隨著清亮的鑼響,博瑞生物醫藥(蘇州)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陸科創板,成為國內第二家在科創板上市的制藥企業。
  同日,距離上海一千多公里外的香港,另一個來自蘇州工業園區的生物醫藥企業——東曜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也邁出了嶄新的發展步伐,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意味著打開了更廣闊的成長空間。
  幾天后的香港又傳來好消息,中國抗體制藥有限公司敲鑼港交所。2018年,中國抗體在園區成立子公司杏聯藥業,本次上市獲得的部分資金也將用於蘇州生產基地的擴建。
  5天3家企業登陸資本市場,“上市軍團”一再擴容。一大批優質企業迎來爆髮式增長的同時,園區生物醫藥產業也在這個金秋收穫碩果。日前,國家科技部生物技術發展中心正式發佈《2019中國生物醫藥產業園區競爭力評價及分析報告》,園區各項主要指標均名列前茅,其中,在含金量最高的產業競爭力排名中,園區以其卓越的產業創新能力摘得全國第一。
  從獨墅湖畔的“BioBAY”打下建設第一樁,到生物醫藥產業成果霸屏業界“朋友圈”……園區走過了十多個年頭,產業發展步入快車道的背後是高瞻遠矚的謀劃佈局、靜待花開的親商服務和要素齊備的生態環境,聚智、聚力終迎來聚變。

  量變到質變 源於前瞻佈局的底氣
  2007年,兩棟灰色橙色相間的大樓拔地而起,外暀W印著的“BioBAY”在陽光的照耀下格外顯眼。伴隨著第一撥十幾家公司進駐,這裡成為園區最早的生物醫藥孵化載體。
  2008年,博瑞醫藥入駐BioBAY,幾個人、一間實驗室開始了創新創業的步伐。如今,博瑞醫藥已成為國內最具實力的化學藥物合成與生產技術平臺之一,也是全球規範市場高端化學仿製藥產業鏈中的重要市場競爭者,實現了從“原料藥起始物-cGMP高難度中間體-特色原料藥-製劑產品”的全產業鏈覆蓋。博瑞醫藥的快速成長得益於園區悉心澆灌的生物醫藥產業沃土,而它也親眼見證、親身參與了這一場“從0到1”的創新跨越。
  園區生物醫藥產業的起點,位於其轉型升級的關鍵時間區間。當土地資源日益匱乏,用什麼帶動競爭力?面對未知、面向未來,園區毅然拿出勇氣和魄力,聚焦三大新興產業,探尋新的發展動力和坐標,其中就包括生物醫藥。
  一般產業載體招商的時候主要考慮稅收和就業,而BioBAY不走尋常路,從一開始就放眼全球,瞄準擁有高端技術的新團隊或初創公司。至今園區已聚集了20多家全球頂尖高校院所和創新機構、包括全球多位諾獎獲得者在內的專家顧問團隊、數十位中外院士領銜的重大創新團隊、100多位生物醫藥類頂尖人才團隊、1300多家新藥研發企業以及3萬多名生物醫藥領域高端專業技術人才。
  十年孕育,這些新藥創新的有生力量終於破土而出,園區生物醫藥產業也交出了令人驚艷的成績單:2018年,園區生物醫藥產值達780億元,連續多年保持30%的增長。新藥研發領域,園區已累計獲得1類新藥臨床批件82張,僅2018年就新增一類新藥臨床批件34張,約佔全國的20%;醫療器械領域,累計獲得註冊證580余張,10個產品進入國家醫療器械創新產品審批“綠色通道”,佔全省同期的36%。
  破題到加速 詮釋親商基因的力量
  培育發展生物醫藥產業,園區並不具備太多先天優勢,與生俱來的“親商基因”是推動產業不斷向前的重要引擎。
  工作在BioBAY的人們喜歡將它稱為“B村”,創新的因子、自由的氛圍、舒適的環境,一個創新人才薈萃、創新主體集聚、創新生態優良、創新活力迸發的產業發展生態在這裡初見端倪。
  “B村”墜地的同時,為推動生物醫藥產業加速崛起,園區專門成立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以“專業顧問”的形式為生物醫藥企業提供包括項目對接、技術引進等一系列服務,這支服務團隊將落戶園區的人才和企業稱作“客官”,將自己稱作“小二”。
  信達生物如今已是中國生物制藥領域最具影響力的企業之一,在這家企業七年的發展中,園區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作為信達A輪、C輪融資的投資方給予早期資金支援,並用最快速的速度幫助信達生物代建高端生物藥大規模產業化基地,基地符合CFDA、美國FDA和歐盟EMA的GMP標準,產業化生產線通過國際制藥集團的GMP審計。要同時符合三個標準,難度非常大,“B村”組建了一支由六個“小二”組成的服務團隊,與信達生物緊密對接,在建設過程中隨時聽取企業意見,不僅幫助企業節省了運營成本和時間成本,還為企業國際合作帶來底氣。
  “客官”需要什麼,“小二”馬上就辦。這一點飛依諾科技(蘇州)有限公司同樣體會深刻。幾年前,飛依諾首個超聲產品研發成功,卻無法跟醫院建立渠道。手握好產品,卻銷不出去,正當公司一籌莫展之際,園區舉辦“對接會”,把蘇州幾家三甲醫院的負責人請到現場,與轄區企業面對面,共同商討相關事宜,難題就此解決。目前,飛依諾已成長為國內彩超行業的領軍企業,相關探頭技術穩居全球第一,產品遠銷海外。
  鏈條到生態 涵養靜待花開的從容
  企業是產業創新的源動力,如何讓企業紮下根來不想走?園區深知,扶植政策可以模倣,制度改革可以複製,唯有“產業生態優勢”才是持久競爭力。
  公共技術平臺被親切地稱為科研企業的“鄰里中心”,目前在生物醫藥領域園區擁有已建和在建的重大公共技術平臺超過10個,涵蓋孵化、加速、成長等企業生命全週期。而依託這些“鄰里中心”,越來越多的企業加速集聚,園區已形成國內最集聚的涵蓋新藥創制、醫療器械、生物技術的特色產業集群,一個相對完整的生物醫藥產業鏈在這裡已經建立起來。這些生物醫藥類企業覆蓋了產業鏈的上中下游,既有200多家以從事傳統制藥業務為主的外資藥業企業包括禮來、GSK、碧迪、強生等巨頭,又有數百家專注研發、潛力巨大、正處於快速成長期的創新藥企業,還有一大批還處於產業發展初期階段的孵化期企業。
  在園區構築的產業生態系統中,資本的“雨露”同樣滋潤著“創新種子”的生長。多年來,園區積極鼓勵和引導專業的產業基金髮展,並與國際化基金合作,營造優質的資本環境。2013年,BioBAY與新建元控股集團共同發起了新建元生物產業基金;2018年,BioBAY 與蘇州工業園區中方財團共同發起成立了聚明創投。兩隻基金都為當地及國內的早期創新企業提供資本支援,推動行業的快速發展。此外,BioBAY還作為有限合夥人參股通和毓承、美敦力基金、泰福資本和禮來亞洲等知名的產業基金。這一系列舉措都增強了產業園與資本之間的聯繫,讓他們能更有效地幫助園區內的企業尋求資本支援。截至目前,園內企業的總融資規模已超過400億人民幣。
  一款新藥的誕生,往往需要十幾年的時間成本和數額巨大的資金投入,充滿期待、也不乏忐忑。而有了產業創新的生態圈,園區更多了一分靜待花開的從容。


作者 唐曉雯
《蘇州日報》2019年11月15日B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