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會首頁

蘇州工業園區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導讀

園區六年 不凡iSING!
iSING! Suzhou築夢中國原創歌劇

時間:   |   來源:
本文被閱讀次數: 頁面列印】   【內容列印】   【字號    

  2014年的初生,iSING!Suzhou的五分鐘開啟了金雞湖畔的第一次聲樂“流水宴”。2019年的成長,園區的六年締造了iSING!Suzhou無數次的“餘音繞梁”。園區與iSING!Suzhou的聯姻攜手,觀眾與聲樂的深度共鳴,于園區、于iSING!Suzhou、於今天,早已絲絲入耳,聲入人心。每年八月的金雞湖畔,當一聲發音略顯吃力的美聲傳出,園區人就知道“老朋友”已從遠方來了。
  拗口忸怩的四聲聲部,陌生卻動人的中國故事,沉浸醞釀的情感抒發,對於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歌唱家們來說都是一次甜蜜的小挫折。作為中國第一個國際性的聲樂藝術節,iSING!Suzhou國際青年歌唱家藝術節(以下簡稱iSING!Suzhou)不僅開創了西方歌唱家用中文演唱曲目的先河,還完成了促進中外文化交流和漢語國際推廣的重要使命。今年,來自15個國家的40位中外青年歌唱家新秀齊聚一堂,共話《鑒真東渡》的環遊軼事,探討中國原創歌劇的宏偉藍本。

  鑒真東渡 拉貝日記 
  中國原創歌劇遠渡重洋

  拉開厚重的歷史帷幕,鑒真大師和拉貝的故事跳出了時空的桎梏,躍然于歌劇舞臺之上,給世界帶去了真實厚重的中國故事和擲地有聲的中國聲音。iSING!Suzhou藝術總監田浩江與眾多iSING!Suzhou青年歌唱家也深度體會了一次中國歷史文化與真相之旅。“《鑒真東渡》和《拉貝日記》都是由江蘇省出品的中國原創歌劇,完全用中文演唱,《鑒真東渡》在紐約林肯中心大衛科赫劇場和洛杉磯帕薩迪納劇院完成演出,《拉貝日記》也于德國柏林、漢堡、維也納等劇院完美落幕。”iSING!Suzhou藝術總監及歌劇主演田浩江說道。
  眾所週知,《鑒真東渡》講述的是一千兩百多年前唐代高僧鑒真大師十二年間不惜雙目失明也要六次東渡日本弘揚佛法的故事。而《拉貝日記》鋪開的則是1937年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時任德國西門子公司南京代表的約翰·拉貝對中國公民伸出援手,並記錄下侵略者暴行的《拉貝日記》。據田浩江介紹,iSING!Suzhou作為演出團體,為《拉貝日記》和《鑒真東渡》的“國際化”賦予了更加生動的意義。
  “在《拉貝日記》的演出中,有三位往屆優秀的iSING!Suzhou青年歌唱家參與主要角色的演出,《鑒真東渡》則有10位青年歌唱家參與。”在田浩江看來,雖然中文演唱會給外國觀眾帶來語言上的讀取障礙,但是,歌唱是最好的人與人溝通的方式,並不妨礙觀眾了解中國歌劇的藝術魅力和其中意涵。在維也納羅納赫劇院,當“魏特琳”摔倒在地,唱出“我的靈魂將在無盡黑暗中煎熬,我的靈魂在無儘自責中哭泣”時,《拉貝日記》以跨越國界的大愛之聲感動了到場的每一位觀眾。

  初來乍到 老生常至
  iSING!大家庭圓融世界
  六年的園區紮根之旅,iSING!Suzhou早已脫胎換骨,成就不凡。“iSING!Suzhou的所有成員都非常感謝蘇州、感謝園區,因為有一個家很重要,園區就是我們的家,我們希望未來能繼續生根園區,為中國文化的推廣,為中國原創歌劇的傳播盡一份力。”田浩江談到,iSING!Suzhou具有嚴格的選拔標準,2019年iSING!Suzhou報名學員已達2018年的三倍之多,全球甄選更是橫跨了三個大洲,涉及四個國家的七座城市,“iSING!Suzhou一直秉承公開公正的評審原則,為中國和世界舞臺培養具有東西方文化視野和全面藝術修養的青年歌唱家。”
  從學成畢業到登上世界歌劇舞臺,這是一段需要引領和經歷磨練的征途。“來到iSING!Suzhou,讓我意識到我和各位青年歌唱家學習側重點的差異,美國美聲教育更注重角色表演和歌劇背景的了解,而中國青年歌唱家的基本功更紮實牢固,聲音的敏銳度、流動感比我要更優秀。”留學美國的中國女中音歌唱家鐘岱瑤還說道:“這是一次自我反省,拓展全球歌劇視野的寶貴經歷。”而來自美國的女高音青年歌唱家Holly Flack今年再一次回到iSING!Suzhou大家庭,進行一個月的“充電之旅”,“中國是一個有著五千年文化的大國,深厚的底蘊讓我受到了極大的鼓舞和啟發,這是一段令人難忘的體驗。”
  11位活躍于國際各大舞臺的歌劇專家,聚集了來自16個國家的17位女高音、9位女中音、6位男高音、3位男中音、5位男低音的聲樂超級“天團”,燃燒著這一夏的炙熱激情,代言了園區的歌劇“品牌”。不僅僅是國外歌唱家,對於自家的“孩子”,田浩江仍感嘆道,中國新一代遠赴國外學習的歌唱演員,他們身懷技能,正在這一行媮}苦奮鬥著,我們希望給他們搭建一個平臺,讓他們發揮聲樂的能量。

  汲取經驗 厚積薄發
  全新原創歌劇進行時
  《鑒真東渡》《拉貝日記》《運之河》《鄭和》……一部又一部的江蘇原創歌劇遠赴重洋,對於主演之一的田浩江來說,在中國做原創歌劇已形成一股潮流。目前,布魯塞爾、美國紐約、德國柏林等地都留下了中國歌劇的絕妙“倩影”。“iSING!Suzhou能為中國原創歌劇做什麼?”近年來田浩江一直在自我叩問,“六年來,iSING!Suzhou一直在積累經驗,錘鍊隊伍,已經建立起包括指揮、導演、舞臺製作在內的成熟的創作團隊。”
  原創歌劇昂貴的製作成本並沒有攔下iSING!Suzhou的步伐,田浩江一直在做全面的思索,“全世界都在尋找歌劇新的可能性,怎麼樣吸引年輕觀眾?如何讓歌劇持續下去?我們已經感知到來自原創歌劇越來越強烈的召喚。”iSING!Suzhou也一直希望將西方古典歌劇引入中國,用一種清廉、簡練、iSING!Suzhou的風格呈現給觀眾。面對現狀,田浩江也曾幾度迫切,iSING!Suzhou的專家班子一年一年變老,團隊已經有了危機感,最後項目能走到哪一步,也是他不斷思考的問題。
  全新原創歌劇的創作之路,iSING!Suzhou已經蓄勢待發,但他們也不忘沿途的“磨礪刀鋒”,胸中有溝壑,下筆方可水到渠成。2019iSING!Suhzou最閃亮的明星當屬原創打造的獻禮新中國成立70週年音樂會,集iSING!Suzhou、蘇州交響樂團、蘇州芭蕾舞團、園區愛樂合唱團和圓融花季合唱團五團合力,跨越老中青三代的歌唱家們傾情獻聲。你聽,樂場那激情澎湃的高歌,不絕於縷的掌聲,不正是對iSING!Suzhou原創歌劇之路最有力的見證?


編輯 倪嫻慧
2019年8月23日